1. 文化活動
      緣文化

      我的奇緣記

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4-08 瀏覽次數:940

      表妹比我小5歲,是我兒時的伙伴、同學、校友。小學、初中都就讀于同一所學校,后來她隨舅舅、舅媽遷軍隊定居新疆。與表妹分別已30多年,更沒有聯系方法,但她那婷婷玉立的身姿、甜甜的酒窩、雙眼皮、大大的眼睛、雪白整齊的牙齒、烏黑雪亮的短發,時刻印記在我的腦海里。我思念她,因為兒時在一起上學、玩耍,談理想、論人生、敘家常,海闊天空,30多年過去了,雙方已過古稀之年。她的人生、家庭、孩子、生活、身體狀況都是我的掛念。我很想見見她,告訴她;我們小時候摔倒在鄉村的泥濘小路,早已變成寬敞的水泥路、村里通上公交車、家家戶戶用上清潔衛生的自來水、馬路邊安上路燈、放上垃圾回收桶、村里的一家一戶豆腐塊小農田,被整治成旱澇保收的樣板田,有種糧大戶來承包;村里一家一戶散落的小瓦房,正在按國家新農村建設規劃統一拆遷,代之而建的是一排排整齊、美觀的兩層樓一家一戶式小別墅……這些農村新鮮事,是精準扶貧的豐碩成果,是農村奔向小康社會的先兆。我很想見見表妹,都因種種原因不能遠去新疆。這個愿望始終深深地埋藏我的心中。

      2017年7月20日9時許,我帶著女兒、外孫從內蒙回到北京,在北京五棵松四個地鐵出口站中的東北出口站,我們3人出站,迎面有3人進站,我眼睛一掃,呀!這好像是我多年未見的新疆表妹。當時我不敢相信是真的,走近瞥她一眼,低聲問:“可是我表妹?”她聽到我的聲音,停步上下打量我一下:“是我表哥!”“真的是我表妹。”得知她也是利用暑假帶著女兒外孫來北京游玩。真是有緣千里能相會。

      我與倪老前順同住一個小區數十年之久,也曾有擦肩而過,但不認識,更無交往,是個陌生人,2018年1月22日上午,我買菜回來進入小區南門,眼前忽見一郵遞員,就問:“有《淮海晚報》嗎?我看看,我前天寫的一篇稿件見報沒有?”我翻開報紙說:“你看看我的稿件發表了。”郵遞員說:“老爹,您老會經常寫稿呀!就在這個小區22棟有個老爹要我幫他介紹一個會寫稿的人交為文友,你們志趣相投,你愿意見他嗎?”“那好呀!我愛交友,請將我的聯系方式告訴他。”

      下午3時許,我的手機響過不停,我順手打開手機,一個老人純樸、善良的聲音,聲聲入耳:“孫老先生你好!我是4單元倪前順,上午郵遞員介紹了你的情況,是我托她為我們兩個原本素不相識的人交友的,是她為我們結上了緣。你的《臘八粥》文章發表在晚報《鄉土》版,我看到了,寫得非常好,不但有臘八粥的知識、年味,而且在吃粥中體現了中華民族傳統禮儀尊老愛幼、軍民魚水情的動人情節,你有時間來我家,我們見面聊聊。”

      我如約于4時許敲開倪老家的門,文友見面握手、擁抱、熱淚盈眶,同時受邀請的還有倪老另兩個文友呂老、張老,我們四人都是年過古稀熱愛文學、愛舞文弄墨的文友,一番寒暄之后,品茗聊天,談文學、論文藝、說理論、評寫作。談笑有文字,往來皆摯友。

      我深信人生處處有“緣”,相逢、相識、相知、相見,是緣,無論是生活、交友、做事,都仿佛在善意、坦蕩之中,有些無法解釋的巧合安排,一切順其自然,隨緣而安,接受命運緣分的巧妙安排,享受人生快樂,定是無怨無悔。

      孫建華


      c7娱乐